最便宜的特斯拉又来了了:只卖17万 市值却蒸发2000亿

  • 时间:
  • 浏览:30

原标题:17万,最便宜的特斯拉来了!我想用新电池干掉燃油车,但是市值蒸发了2000亿

资料来源:企业家精神

作者:兄弟戴希,巴里

汽车大会的“苹果大会”终于开幕了!

这个被马斯克称为特斯拉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的“电池日”被推迟了不到半年,引起了粉丝们的食欲。今天这个外界高度期待的电池“大杀手”,可能会影响整个电动车行业的未来。

马斯克甚至表示,传统汽车行业在未来将不复存在。从长远来看,虽然还有一定的市场空间,但燃油车的存在不会很强。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告诉27万在线观众:“制造人人都能买得起的电动车,一直是我们公司成立以来的梦想。但是我们还没有更实惠的电动车。这是我们未来将拥有的,但我们必须降低电池的成本。”

但是马斯克也把这个梦想定了——3年。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

特斯拉的“电池日”基本符合外界的预期,自产自销电池的创新思路不足为奇,但备受期待的“百万里电池”却没有出现。此外,其核心电化学系统没有破坏性创新,不超出宁德时报、LG化学等公司的研发范围。

这也导致特斯拉股价在盘后下跌近7%,市值蒸发约300亿美元(约2038亿元人民币)。此外,特斯拉股价周二收盘下跌5.6%。总体而言,特斯拉的市值比周一收盘时下降了500亿美元。

现场观众坐在车内,用喇叭声代替鼓掌

3年后量产

马斯克发布PPT电池

这次高调的电池日围绕着五大技术:全新电池、电池工厂、无钴阳极、阴极用硅、整车结构。最后,通过这五项技术,电池续航里程提高了54%,但成本降低了56%。

马斯克的五张王牌

马斯克表示,目前电池里程转化率已经到了瓶颈,需要从设计角度提高转化率。最终达到降低每千瓦时成本,提高能源密度的目的。

涨价不涨价,“更大更厚更持久”的电池来了

新发布的4680无极耳电池,直径46mm,高度80 mm,与之前的电池相比,体积大幅度增加,能量密度增加5倍,续航里程增加16%,容量增加6倍,但成本也下降了14%。

与市场上的带tab的电池相比,不带tab的电池简化了制造过程,并且可以通过更少的部件和更短的电子路径实现更高的能量密度和生产效率,而不会过热。

此前特斯拉在2008年原厂S型上搭载了1865电池,直到2017年才升级到2170电池,电池能量密度提高了50%。

从生产源头入手,电池生产速度堪比“罐装饮料”

除了现有的湿电极工艺,特斯拉还将采用干电极工艺来简化工艺。未来将实现目前150GWh的厂房可容纳1TWh的产能,每GWh的产能投入减少75%,空间减少10倍。

据介绍,通过优化生产工艺,借鉴罐装饮料生产线的经验,单条流水线可以实现20GWh电池的产量,效率可提高7倍,成本可降低18%。预计2022年产能达到100GWh,2030年达到3TWh。

新材料,100%无钴电池终于兑现

近年来,马斯克一直直言不讳地表示,他希望消除特斯拉电池中的钴。之所以要去除钴,是因为钴也是动力电池中最昂贵的金属之一。

在中国,每10辆电动汽车中就有7辆使用来自非洲的金属钴。受钴矿利润的驱使,非洲童工和黑工屡见不鲜,成为电动车的原罪。毫不夸张地说:“每克来自非洲的金属钴都可能混有‘血’”。

今天,马斯克终于宣布,他们将从“钴”转向“镍”。在皮卡和卡车上,特斯拉将使用100%镍,而乘用车将使用镍和锰的化合物。这也将增加电池寿命4%和减少

在负极上,特斯拉引入了硅材料。马斯克表示,这次采用新的硅原料,配合新技术大规模制造电池,制造成本仅为1美元/千瓦时,续航里程可提高20%,成本可降低5%。

像造飞机一样造车,下代车型续航达1000km

参考飞机机翼上的油箱设计,马斯克计划将电池内置到整个汽车的内部结构中,这样电池可以更好地与车身结合,整体重量可以减轻10%,这将带来14%的电池寿命增加。

其次,特斯拉的车身将采用强度更高的新型合金材料铸造,这样前部和车位只需要一整块金属,不仅可以增强车身的强度,还可以节省7%的成本。

随着整车结构的创新设计,下一代车型的续航里程也将达到1000km。

One More Thing

那么,特斯拉在新技术和电池方面的表现如何?

特斯拉也当场发布了S型格子。0-60英里(96公里)加速时间不到2秒,最高时速320公里,马力1100,续航832公里。此款已在中国官网上架,三电机版售价117.49万元,预计2021年下半年发货。

觉得太贵?马斯克的目标一直是推出更便宜、更受欢迎的电动汽车。

他说,他非常有信心在大约三年内建成一个价格为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万元)的模型。未来,特斯拉的长期目标是实现每年2000万辆的产能。

想击垮燃油车

特斯拉的价格战

马斯克想干掉传统的燃油车,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他之前说过,“特斯拉的车比汽油车更受欢迎。买特斯拉以外的任何车,都像是‘骑着一匹带翻盖手机的马’。”

今年上半年,仅国产特斯拉Model 3就卖出了4.58万辆,几乎超过了BBA所有单款热销车型的销量。

从6月份北深车销量对比可以看出,特斯拉在销量上已经甩开了各品牌热卖的燃油车产品。

马斯克还表示,2019年特斯拉销量增长50%,2020年,尽管疫情影响,特斯拉销量仍将增长30-40%。同时,他还预计上海工厂将实现100万辆/年的生产目标。

是什么概念?上汽大众的MEB工厂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电动汽车,年产量只有30万辆。马斯克的终极愿景是在每个大洲都有特斯拉工厂,可以保证公司的流动性和交付周期活动。

当然,特斯拉今天来这里并不容易。

回到十年前的2010年,电池行业的平均成本是每千瓦时1160美元。是什么概念?一个34万元的国产特斯拉Model 3长续航,电池容量75 kWh。十年前这个光电池的成本接近60万。

早期市场上其他电动车价格高,续航时间低。比如2012款宝马i3售价4.2万美元(约合28万人民币),续航不到160公里。日产的Leaf续航175公里,要价3.5元美金(约合23万人民币)。与当时的燃油车丰田卡罗拉相比,全燃油能跑800公里,价格也就1.8万美元(约合12万人民币)。

早期特斯拉卖的是高端车,用高性能高技术弥补电池寿命和价格的不足,一步步滚来滚去。电池成本降低后,又大量推出Model 3型号,一下子就成了爆炸。当然现在国内的车企都想简单的照搬这条路,成功率极低。

“很多人不明白特斯拉为什么会赢,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讨论如何与特斯拉竞争。我们的观点是,特斯拉主要是在解决充电问题上胜出,其充电网络帮助用户解决充电问题。”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沈亚男在HICOOL全球企业家峰会上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近日,沈亚男在接受创业国专访时再次表示,充电设施实际上是现阶段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天花板。调查显示,中国可能只有15%的用户具备家用充电桩的条件,美国这个比例可以达到90%。

他也认为收费条件在中短期内难以解决。所以针对目前的情况,理想的车采用增程电动车的路线,跳过被充电设施束缚的障碍。威来汽车采用换电站的模式,缓解用户的充电焦虑。

特斯拉也是最早采用自建充电网络的。目前第三代充电桩可以实现5分钟充电,续航120公里。去年底,特斯拉在全球1716个地方安装了15000个超级充电桩。目前,在1971个地方安装了17467个充电桩。

其实无论是自建充电桩,还是自主研发芯片,还是自主研发电池,特斯拉对供应链的控制都更在后面。

背后的逻辑也很简单。在早期没有充电设施的时候,——自建桩,解决用户充电问题;后来自主驾驶芯片的开发没有合适的硬件——来制作自己的芯片;有限的电池容量和技术发展。——自带电池。

“销售爆炸背后最大的风险在于供应链。相比之前的智能手机供应链,可以在不同品牌之间切换,汽车零部件刚性更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依附于传统的原始设备制造商。即使需求方很快爆发,供应方的产能也未必跟得上爆发。”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沈亚男告诉《创业报》。

这种潜在的隐患存在于特斯拉的电池供应链中。

火星人马斯克

被亚洲人控制了命脉

如果说燃油汽车时代石油是命脉,那么锂电池就是电动车时代的命脉。

“很多中国公司在电动车方面做的很好,但是美国公司就没那么多了,包括电池生产、储能等。但我们会发展到那一步,我们会一直传播信号,你必须怎么做?否则,你会死的。”马斯克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在电池领域,美国确实落后太多了。

从今年上半年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份额来看,韩国LG化学排名第一,中国宁德时代排名第二,日本松下排名第三。中日韩三家动力电池公司市场份额已达到68.5%,接近70%。

在过去三年的电池出货量排名中,2017年中国有7台,2018年有6台,2019年有4台。这三年,宁德时报、松下、LG化学、比亚迪基本都锁头了。可以说美国人对动力电池领域毫无参与感。

来源:财通证券动力电池行业专题报告

早年,特斯拉曾与松下合作生产电池。然而,由于特斯拉的苛刻定价和飙升的产能需求,松下退出了。韩国的LG Chem趁机接手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宁德进入市场较晚,国产版供应的是磷酸铁锂电池,与前两者供应的三元锂电池在技术路线和成本上都有所不同。

虽然汽车公司和电池供应商在过去一直取得彼此的成功,但在当前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双方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一,是产能大战。

无论特斯拉选择供应谁,其目的一定是为了降低成本,增加销量,增加整体利润,侵蚀燃油车的市场份额,但容易被忽视的关键是产能。

从目前的产能规模来看,宁德时代的LG Chem松下三星SDI。宁德时代产能大,预计产能将达到116.5GWh2020年;LG化工产能第二,预计2020年产能达到109GWh。松下和三星受到“大公司小部门”的限制,二次电池业务整体投入较低,因此在产能方面比较落后。

据外媒报道,韩国电池制造商LG Chem表示,其订单价值150万亿韩元(1250亿美元),未来5年仍将保持忙碌。此外,通用、戴姆勒、SAIC、

特斯拉必须考虑在销量大幅上升的情况下,电池容量能否承接这些订单。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计,到2030年,特斯拉的内部生产和第三方供应(总)电池产量将达到439亿瓦时,占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的26%。特斯拉的目标是2035年达到2千瓦时,比目前的容量多30倍。

二,是成本大战。

制造业的核心竞争优势只有两个:技术和成本。两者相辅相成,技术进步可以进一步降低成本,从而增加利润率。预计这将进一步扩大R&D的投资,增强技术优势。

从整体成本来看,宁德时代和LG由于开放的供应链体系,在成本占比最大的原材料环节有很大优势。宁德时代,后端流程采用国产设备,前端设备也在加速国产化,叠加了低廉的人工成本和卓越的管理能力。宁德时代在成本环节领先,LG次之。

根据宁德时代的公司公告,动力电池的完全成本主要包括原材料(63%)、人工成本(13%)、折旧及摊销(8%),原材料占60%以上。

马斯克被称为“成本杀手”,占成本近40%的动力电池一直是他心中的肉。在业界主流的三元锂电池中,松下早年以含“钴”的18650和21700圆柱形电池而闻名,这也是特斯拉早期车型的电池选择。它赢得了很长的电池寿命,但高成本和高污染也是现阶段最大的缺点。

“我们过去走了一些弯路,片面追求能量密度,而没有很好地考虑安全性或成本。”郭萱高科技高级副总裁许武星最近也与马斯克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他认为提高能量密度的途径之一是使用高镍含量的三元材料,但钴资源有限,价格不稳定。所以,无钴是未来的趋势。此外,使用硅负极也是增加能量密度的一种手段。

最后,在上游材料的顶端,马斯克被迫购买矿山。

在四种主要材料中,正极材料的成本比例最高,约占电池成本的30-40%,正极材料中的镍、钴、锂资源占90%以上。

不幸的是,锂资源的大部分不在中国或美国。智利位于南美洲,是世界上已知锂储量最大的国家(约占世界的52%),其次是澳大利亚。例如,世界上27%的锂矿供应来自西澳大利亚一个名为“绿色丛林”的矿山。

马斯克在今天的发布会上正式宣布,“我们也有矿!”特斯拉获得了美国内华达州一个锂矿的开采权,内华达州的锂矿资源足以为所有美国车辆提供电力。

但是,与可以依靠跨国矿业巨头和国际资本集团控制锂矿资源的美国相比,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家和新能源汽车市场,生产和消耗高达90%的锂矿原料,严重依赖从国外进口。

去年刚刚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锂电池之父”古德伊尔立即警告全世界,锂资源的重要性不亚于石油等战略资源。一旦锂资源开采出现瓶颈,就有可能像石油一样成为战争的导火索。

写在最后

市值4000亿美元的特斯拉,从来就不是汽车公司。

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将“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发展”这一短语设定为企业愿景的那一天起,特斯拉就不能被视为一家主要销售纯电动汽车的公司,也不能简单地用能源公司来概括自己的想象力。

因为,没人知道马斯克会生产出什么颠覆性的产品,就像没人知道乔布斯会从裤兜里掏出什么样的手机一样。